• 本站域名难记?你可以记住 www.7lt.cn(去旅途) 一样可以访问:漫步者_极限户外旅游网Rss聚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 ·漫步者正式启用新域名:manbuz.com  [] ·本站推出"旅游景点"栏目,现收集了全国各地共一万 ... [] ·本站地图频道推出测试,用户可自行上传地图,欢迎朋 ... [] ·论坛新开热招版主-有兴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团 ... [] ·漫步者欢迎驴友前来发布功略与游记,通过我们与出 ... []
  • 当前位置:游记攻略首页 >> 登山 >> 游记攻略 >>
  • 记竹源之行

    2008-09-27 14:38:38  作者: 来源:行者无疆――记竹源之行  关注:827次 文字大小:[][][进论坛讨论

    核心提示:前言:4月1日晚上7点半左右到家,洗了个澡,就坐下来,边在群里漫无边际地侃大山,边趁着记忆还算热乎,写下这篇小游记,权当是自己第一次参加户外运动的感受,希望这两天时间成为自己以后的生活中能偶尔拾起回 ...

    关 键 字:竹源 线路 登山

    前言:4月1日晚上7点半左右到家,洗了个澡,就坐下来,边在群里漫无边际地侃大山,边趁着记忆还算热乎,写下这篇小游记,权当是自己第一次参加户外运动的感受,希望这两天时间成为自己以后的生活中能偶尔拾起回忆的素材……    

    早上5点50就自动醒来,这对平时不睡到8点基本起不了床的我而言,那是相当滴有挑战性了。匆匆穿衣洗漱,到隔壁店里吃了碗馄饨,又回到房间里,将洗漱用品装好,最后扫视了一下房间,确信没有东西拉下之后,背上巨大的登山包,关门,出发,开始我的第一次户外之旅~~一路上引来目光无数,当然众人眼神的聚焦点还是俺背上那个相当惹眼的登山包,半路碰到一个同事,问我这么大早干啥子去,俺很自豪地告诉他:“户外野营去!嘎嘎嘎嘎~~~”

    集合时间定在7点钟,俺一路疾行,生怕迟到。行至鹿溪路与中山路红绿灯下,眼角余光看到一阿姨背着同样巨大的登山包正等着过马路,正是俺们队伍滴驴友之一——朵朵女士是也。寒暄几句,两人埋头直往集合地点赶。刚走到集合地,正纳闷咋门前一个人也没有,那边天下第一羊就带着他娇小漂亮滴女朋友坐着三轮车过来了。然后其他人陆续在十分钟之内报道。一共15人,分别是天下第一羊及其女朋友,牧羊人,老鹰,明武,长清一家3口,漂亮小妖,星星,常想一二,敏华,朵朵,以及俺坚持到底~~~如果再算上在前头等我们的蔡骏大厨师和另外俩个帅哥两个美女(请恕我暂时还喊不出名字)一共20人。

    几位老驴同志很耐心也很负责地帮个别新手整理了登山包,并简单交代了几个注意事项。一切整理完毕,众人在路口等到了去往目的地的大客车,鱼贯而入,开始万里长征第一步。这里简单介绍下俺们的行程安排:3月31日早7点左右坐车至保安乡石鼓村——吃中饭——步行开始,预计花4个小时到达目的地竹源——扎营露宿——第二天继续步行至白水坑后面——坐船至白水坑管理处——坐车至碗窑水库吃晚饭——回家。

    该行程看似寥寥数语,平淡无奇,实则一路风波迭起,惊险不断,其中既有儿女情长父母情深的柔情蜜意,又有英雄救美力挽狂澜的荡气回肠,精彩场面之多、内容之丰富,足以改编成一部现代精简版的《鲁滨逊漂流记》或者《孤岛余生》,到底具体内容如何,小生准备分5大篇,每篇30大章,每章40小回,每天一到俩回这种速度为各位看官一一道来……(片刻沉默后,早已被俺的屁话连天又臭又长的开场白折磨地青筋暴跳口吐白沫的众人纷纷投以臭鸡蛋、烂番茄、冻豆腐等物品……呃,小生知道错了,这就开始,这就开始,不过麻烦哪位大大先帮我喊救护车先……^_^)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人员会合后,众人分坐三辆车子到达石鼓村第一个落脚点。下车后我四处转了转,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觉得这里的河水是如此的清澈,这里的房屋是如此的古旧,这里的民风是如此的淳朴。。。。呃,不要丢我鸡蛋,我打住了还不行么?户主是一对老人家,白发苍苍却依然健步如飞,那么陡的山坡,俺一个大小伙子费了半天劲才爬上去,中间差点脚下打滑一世英名付诸东流水,这俩老倒是哧溜下就上来了,好像都没费啥力气,看得俺是一愣一愣的。老人家为我们挖了只好大的笋,几个人帮忙剥掉壳洗干净后,就送至厨房给蔡大厨拾掇伺弄。厨房里那是相当的热闹,切菜的切菜,烧火的烧火,翻炒的翻炒,一片雾气腾腾。帮不上忙的其他人,一边在外面晒太阳侃大山,一边闻着自厨房飘出来的香味暗咽口水,更有甚者还间或溜进去偷吃一两块过过嘴瘾。称职的随队记者漂亮小妖同志充分利用该时间段,拿个相机上窜下跳……呃,是东奔西跑,拍摄各队员的写实表情,众队员也非常配合地摆出各种POSE以增加上镜指数,当然还有若干风格豪放狂浪不羁的同志,相当大方地露出大腿及以上三寸部位以提高相片春光度……呃,鉴于影响,在此略过不提。

    随着一声动听的呐喊:“开饭了~~”早已饿得肚皮贴脊梁骨、两眼冒绿光的一干人等纷纷抢占有利地形,一手端碗一手持筷,虎视眈眈地盯着上菜同志手里的菜,就等着大快朵颐。据现场不完全统计,有脸盆那么大一个碗,装满了笋片炖排骨,刚一放到桌子上,立刻有四到5双筷子上前招呼,之后众人就是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满桌子除了咀嚼声就是吆喝声。小一点的那碗笋干炖排骨禁不住众人的围追堵截狂轰滥炸,片刻之后就已告罄,连汁水都被榨得清洁溜溜;至于另外一盆炒青菜和大蒜炒肉片也是落得如此下场,基本上没有留下啥剩头。当忙了半天的厨师端饭上来一看,整个桌子上就剩一小半笋干炖肉片了。报以“早在吾意料之中”的潇洒一笑,蔡大厨等劳苦功高者只好将就着吃了点。

    一干帮没干多少事却吃得最多的人怀着愧疚的心情洗碗、擦桌子、扫地。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有志青年中的一名,坚持到底同志也比较自觉地拿起扫把扫地,这种默默无私奉献的精神值得提倡…………你们不要拿这种鄙夷的眼光瞪着我好吗…… 吃完饭,大家稍事休息,略做整理,准备开始往竹源进发,老人说带我们一程,自是最好不过,当时时间为3月31日11:35。

    沿着蜿蜒迤逦的山道,大家排成一队逐级拾阶而上,回头看看,几乎是清一色低头猫腰背着登山包辛勤劳作的人,场面何其壮观~~一路上溪流淙淙,泉水叮咚,不时有浅浅小河横亘面前,大家踩着石块亦步亦趋地穿过,不时有人弯腰掬起清澈见地的山泉抹把脸,一种清凉带着山野气息的感觉顷刻传遍全身,和着不时吹过的阵阵山风,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岂是平时在喧闹的都市能感觉到的?行至龙王庙,大家就地休息片刻,老人还为我们讲了一个关于此庙的传说故事,我一听竟然还是小时候看过的嘿嘿~顺便拍了几张照片留念,因为太过专注,手链掉地上也没发觉,还是后来回头找的。

    休息完毕后大家继续向上,这里的路就逐渐开始陡了起来。老人在一个岔路口停了下来,表示他只能带我们到这里了,然后又给大家指明了竹源的大概方向,大家和老人家道别后,开始往左边的小山道攀爬而上。接下来就是比较纯粹地爬山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上爬。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的那几位老驴分前中后三段混在队伍中,分头照应前后呼应,保证不让任何人掉队落后,有了这么坚强的组织力量做后盾,俺们几只新驴心里踏实踏实地只管爬就是了。因为山道曲折,草木丛生,有时候落后十几米就看不到前面的人了,这时只要喊几声就有人遥相呼应,颇有些“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意味。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说,虽然不是一步一景,但是因为没有什么人类世界留下的痕迹,草木都以自己的方式恣意放肆地生长,间或还能看到粗粗的竹笋直直挺立,那种饱满丰润的感觉充分表现了旺盛的生命力。还有些竹笋被不知名的野兽啃掉了最上面那部分,仍留下半截身子倔强顽强地挺立着,彷佛在呐喊宣泄自己对生命的渴望。部队每前行半个小时左右就休息一次,因为队伍中性别有男有女,年龄有大有小,年龄最大的常想一二已经44岁,最小的腾君今年才4岁半,差了将近半个世纪,但是他们都紧跟队伍一步也没拉下,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太阳很好,虽然是行进在山中,但也有阳光自树木空隙间漏下,加上负重登山,大家的汗都开始争先恐后地往外冒了,流到眼睛里、嘴里,那辣辣的味道还真不怎么好,幸好一路上不乏山泉溪流,大家或补充水壶,或洗濯毛巾,按需索取。来到一片比较大的岩壁下,几位领队在路线选择上有了些微的争议,主要是因为上次来过的时间太久,有些淡忘了。经过讨论后选择了其中一条小路,开始继续前行。这以后的路可就不像刚才那么轻松了,基本上是在探路-开路-前进-探路这样的过程中进行。

    因为这以后的路几乎人迹难寻,草木生长得更加旺盛繁密,还好老驴们带了几把大砍刀,带着“神挡杀神,佛阻灭佛”的气概走在前面,没路就开路,有路就开得更好走一些,在这里套用鲁迅先生的话:“路上本没有路,砍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中间还遇到几处高难度的关卡,就是那种又高又陡峭的山壁,高达十几米,几乎成90度直角,中有流水潺潺而下,岩壁上还结着厚厚的青苔,踩上去滑不溜脚,对于背着厚厚背包的我们来说,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时候几位老驴就充分发挥出他们飞岩走壁的本领,先爬到上面,找根大树绑上绳子,再把绳子抛给下面的人,然后一个个拽着绳子爬上去。个别女同志力气相对弱的,自有人一路扶持,肩顶手托,连拉带扯,硬是把人给带上来了。

    爬过几处山壁,水流渐渐稀疏了,再行得一段,已经看不到水的踪迹了。往上的难度更大,基本是手脚并用地爬行。由于坡度太大,众人在攀爬时都必须小心翼翼,先找好落脚点,再寻找手边能用来借力的树木草丛什么的,才能走下一步。

    而且脚下是不知积淀了多少年的厚厚的腐土和松软的落叶,更有风化坍塌的石块到处都是,人踩上去几步一陷,连溜带滑,既要往上爬,又要注意不让石块滚下去砸到下面的人,那是相当耗费体力和心力。团队精神在这里发挥到了极致,随队带着一个装满青菜和锅的塑料袋,不过几斤重,在平时看来不算什么,在这需要手脚并用才能向上前行的山上,无疑成了一个极大的累赘,好爬的地方,老驴负责尽量把袋子拎上去,难爬的地方,就先把袋子留在原地,后面的人经过时再一个个传递上去,水壶、登山包,都如法炮制;前面的人看到后面的人爬不上来,就伸出手助一臂之力;

    自己爬的时候发现有枯树,就提醒后面的人小心不要太用力拉扯;有人背不动了,就大家帮忙把东西分分……我们就这样一段一段地坚持前行着。虎口、手臂等裸露在外面的部位被各种植物的倒刺、枝条划得小口子纵横交错,红痕遍布。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虽然这比不上飞鸟难渡的蜀道,但那种“如叠重累人”的情况却是相似。路上也是大大小小的险情迭出,常常有人一个不慎,脚下一滑,整个人或者摔个屁股墩,或者跌个嘴啃泥,而最危险的一幕发生在爬一个陡壁的时候…… 当时部分人已经爬上那个高十几米的陡壁,其他人正依靠绳子往上攀升,忽然我前面一队员脚下一滑,一块足有足球那么大、棱角突兀的山石应声脱落,顺着陡峭的地形滚了几滚,直接跳出陡壁往下落去,而下面还有几个队员正缓慢向陡壁方向移动,他们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头上方有块足以致命的大石头正迅速靠近!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反应过来的那刹那,前面的队员就拼命向下面大吼:“石头!快躲!!”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也转头跟着对下面大喊。

    一切就发生在一眨眼的时间吧,我就看到那块石头先是重重砸在了旁边的山壁上,离坐在山壁上的阿贵不足一米,又弹了出去,我的视线被草丛挡住了,当时心脏一阵收缩,大脑近乎空白,彷佛亲身感到死神镰刀带起凛冽的寒风,耳朵却下意识地竖起,听下面的消息。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人声重又响起,告诉大家没事了。

    原来,俺们滴漂亮小妖同志在关键时刻被激发了动物本能,身轻如燕,顺着气机牵引,使用家传绝学凌波微步,脚踩七星,手挥琵琶,在千钧一发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闪过了来势汹汹的石头,总算是有惊无险,众人长吁一口气。虽然事候当事人比较没品地称“事后想起来腿都软了”,但俱乐部一致同意将“本年度最佳闪避奖颁”发给漂亮小妖同志。内定奖品为每个队员(包括男队员)拥抱该同志两次,一来表示祝贺,二来也沾染点运气,但是在当事人强烈抗议下只得悻悻作罢。由于路线选择有些偏差,大家到达山顶时已经五点半了,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因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山巅,所以眼前没有悲风四旋,没有鸦飞鹰舞,只是当我们转头看去,才感到自己已经爬到了那么高的地方,对面是黑魃魃的群山,凝寂不动,庄严肃穆,如一组巨大的剪影,永屹立于苍茫大地。眼看日头渐渐西沉,大家就地休息了片刻,就起身往山下走去,目的——当晚露营地竹源。下山的速度明显快多了,众人都有些疲倦,而且水壶基本都见底了,希望尽快达到目的地好休息。

    下了山,经过一大片被砍伐过的树林,重新又听到了哗哗的水声。坐在木头堆上休息了一会,等人都到齐后,领队叮嘱了几句,要大家就沿着山路一直往前走就是了。然后又是漫长地似乎没有止境的山路,山路,还是山路…… 6点半以后,天色渐暗,队伍首尾逐渐拉开了距离,不过还是有老驴负责前后照应。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独自一人走在山路上,看着夜色慢慢来临,遂打开手电。没有人声,没有虫语,甚至没有风的声音,只有隐约的水声传来,合着自己的脚步声,不徐不急,一步一步,似乎永不停息。路边的草丛在手电的光照下和白天看来有些不一样,草后面的林子是黑沉沉的一片,定睛注目,却穿不透那厚重凝实的黑暗。想起自己小时候很害怕走夜路,如今胆子却大得很,脑子里一点也没想到是否这黑暗后面有无数山精鬼怪窥视着我,心里一片平静,只是不停地走路,走路,还是走路……
       走了大约2个多小时,部队重新汇合,清点人数无误,再度启程,很快就看到了零星散落分布的人家,还有老人住着,很热情,邀请我们在他们家里扎营;也很困惑,“你们城里人还真是吃饱了,好好的有家不待,走这么远来受罪。” 报以一笑,我们问明方向后继续前进。途中经过一片断壁残垣,那是住户移民后无人打理留下的。片刻后达到一片空地,还有几间旧房子,这就是我们今晚露营的目的地了。卸下装备,找地方,扎营,洗漱,升火做饭……每件事情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我一个菜鸟,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首先还是放下登山包,拿出洗漱的用品去清洗一下两天来积累的污秽。没想到刚站起来,竟然打了个趄趔,感觉整个人轻飘飘地往前倾,走路都有些不稳了。
       下到溪边,先将水壶灌满了水,痛痛快快地喝了大半瓶,才开始擦洗,当时已经是晚上将近9点了,溪水凉凉的却不刺骨,泼到身上很是舒服。一天的疲劳也消散了好多。擦洗完毕,换了干净衣服,一身轻松。几个队员已经开始张罗着煮饭做菜弄烧烤了。我也帮不上忙,只好在边上坐着听老驴们吹牛,那种感觉非常的放松,没有工作时的压力任务,没有无奈应酬的虚与委蛇,只有畅快淋漓的大笑,如释重负的舒展。一轮圆月高悬天幕,清辉洒落在溪边,帐篷上,人身上,这千百个夜晚也许都静默如恒的地方,就在今晚因为我们这群人,有了生机。
        吃完饭休息了一下,已经快晚上12点了,大家一一进入帐篷休息。钻入暖暖的睡袋,长长舒了口气,八九个小时的山路,总算要告一段落了,有些诧异自己没有预想中的那样腰酸腿疼,也许和自己平时常常打篮球有关系吧。过了一个多小时,困意渐渐袭来,迷迷顿顿间听到外面细碎的人声,不歇的流水,隐隐的山风,愈发显得这个夜晚的静谧,可惜帐篷开不了天窗,不然能感受下“野暗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味道。胡思乱想间,就那么睡过去了……
       一夜好眠,六点左右醒来,起床,收拾,洗漱,已经有人开始做早饭了。就着热粥和自己带的面包吃了一些。等大家吃完之后,领队宣布每个人把自己周围的塑料袋、瓶子、易拉罐等不可降解的物品收集到一起,塑料袋用火烧得一干二净,瓶子罐子则送给了当地的居民(注:本队伍严格执行环保要求,临出发前领队一再强调,所有不可降解的包装全部由本人自己携带,到时统一处理,不得污染环境)。看时间还早,几个人还沿着昨天下来的山道去农户家坐了坐,看了看昨晚没有机会仔细欣赏的风景。竹子,山花,清泉,石阶,泥墙,蜂群,当然还有队里的美女们,真是好舒服的感觉~~
       拍完全家福,大家继续上路。还是一直走山路,不过今天和昨天的比起来难度相差太多,对于久经战火淬炼的俺们来说,简直就是一马平川了。所以一路上都有说有笑,途中还有人摘了大把的映山红,漂亮小妖还把路边一些快要干死的蝌蚪装进自己的水壶,说要到有水的地方再放生(真是一个有爱心的孩子啊~~)大约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眼前豁然开朗,才发现我们身处一个大峡谷,左边是高而陡峭的山岩,右边是深不见底的沟谷,再远处,就是一片波光粼粼——白水坑水库到了。接下来该坐船到管理处等车了。可是,悲哀的是,所有人都发现手机没信号,电话都打不出去,怎么叫船来接啊?眼尖的倒是看到有一艘船停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估计能有个2到3里远吧,众人齐声高喊,奈何没有千里传音或者佛门狮子吼的本事,凭你喊破喉咙,那船就是不动地方,估计人都没有吧。不过看到大家喊得脸红耳赤,我倒是想起一句比较经典的话: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取暖基本靠抖,娱乐基本靠手。。。。           喊了半天无果,有人建议不如游过去好了,立刻被其他人推翻。且不说这么重的包,这么多的电器,这么多的旱鸭子,就看那么远的距离,估计不淹死也在半路饿死了……还好,吉人自有天象,忽然有位队员发现自己的手机终于有了一格信号,废话少说,赶紧打电话联系船。
       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坐在大铁船上,头上是高高的天空,脚下是白浪翻腾的碧波,两边是座座青山,江上的风吹得衣襟猎猎飞舞,一时间忘了身在何处,只想贪婪地把一切景色尽收眼底。“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古有千里江陵一日还,如今有我们AD1979畅游碧波白水,那是何等的惬意~~
        到了白水坑管理处,照例休息,上车,直往碗窑水库而去,在峡口街的阳光饭店吃了晚饭,席间自然又是觥畴交错,饕餮大吃(在此为该店做下宣传,菜又实惠又好吃,路过碗窑的人记得一定要进去光顾下^_^)。最后上了回江山城里的车,一路无话……
        随着车子的一站站到达,先是小妖下去了,然后是牧羊人,接着是阿贵……人越来越少,到中山路时我和朵朵也下了车。路上的风好大,吹得人都有些摇摇晃晃的感觉。和朵朵在路口道别后,我独自往回走。带着一身的风尘和疲惫,以及踏实的满足感,觉得自己平日里已习惯懒散的血液里又有什么东西开始复苏了~~抬头看看,好大的月亮在云丛中时隐时现,让我又想到了露宿竹源那晚的月亮……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本站收集新闻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本站收集资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
  • ·转发与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责任编辑:admin
  • 关于 竹源 线路 登山 的文章
  • 广告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