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域名难记?你可以记住 www.7lt.cn(去旅途) 一样可以访问:漫步者_极限户外旅游网Rss聚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 ·漫步者正式启用新域名:manbuz.com  [] ·本站推出"旅游景点"栏目,现收集了全国各地共一万 ... [] ·本站地图频道推出测试,用户可自行上传地图,欢迎朋 ... [] ·论坛新开热招版主-有兴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团 ... [] ·漫步者欢迎驴友前来发布功略与游记,通过我们与出 ... []
  • 当前位置:游记攻略首页 >> 登山 >> 游记攻略 >>
  • 驴友风险调查

    2008-10-08 15:15:14  作者:ndzksh.blog.sohu.com 来源:南都周刊 关注:855次 文字大小:[][][进论坛讨论

    核心提示: “为什么登山?因为山在那儿。”每一次攀登,都逃脱不了死神的阴影,滑坠、雪崩、高山病、溺水…… 2008年8月1日,雪崩,这个“死神使者”又将11名攀登者长眠于K2的冰川下。2008年7月19日,北京女 ...

    关 键 字:驴友 风险 调查

     “为什么登山?因为山在那儿。”每一次攀登,都逃脱不了死神的阴影,滑坠、雪崩、高山病、溺水…… 2008年8月1日,雪崩,这个“死神使者”又将11名攀登者长眠于K2的冰川下。2008年7月19日,北京女山友娄颖在成功登上慕士塔格峰后猝死。翻开中国50年来第一本山难报告,50年,136人遇难,那根用鲜血绘成的死亡上扬线,让人触摸到中国50年山难史的悲凉,也警醒着正准备在国庆期间动身的驴友们:山难,是难以避免的客观存在,并不仅仅发生在海拔3500米高山之上,更多的是,发生于不需要特别培训和技术下的中、低强度户外运动中。而后者,正在占据这个悲剧的主体。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 记者: 蔡战 陈鸣 北京、广州报道
    云雾缭绕的梅里雪山,这座主峰的海拔只有6740米的雪山一直拒绝登山者的征服,近年已经有多起山难发生。  大方 摄
     
      54年来,K2的诱惑始终伴随着死神的气息。

      每年夏季,世界各地最优秀的登山者,如受到某种召领,集约前往中国新疆和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交界处,开始一年一度的K2夏季攀登“大会”。K2,如同一列东方火车,载着已经征服了无数巨峰的登山者开向未知,而有的人的终点就是死亡。

      2008年8月1日,雪崩,这个“死神使者”又让11名攀登者长眠于K2冰川中,死亡人数接近1986年那个惨烈的夏天。这座学名为“乔戈里峰”的世界第二高峰,是世界上公认的最难攀登的山峰,从1954年迄今为止约300人成功登顶,77人在攀登时送命。

      但死亡,并不单单属于K2,也不仅仅存在于垂直极限运动。

      2008年7月19日,北京女山友娄颖成功登顶有“冰山之父”之称的穆士塔格峰后猝死。“娄颖”这个名字,被中国登山协会记入2008年死亡名册。

      2008年,中国登山协会发布了中国第一个山难报告。翻开这本《2007年中国登山户外运动事故报告》,50年,136人死于登山和户外运动,那根用鲜血绘成的死亡上扬线,让人触摸到中国50年山难史的悲凉,也警醒着正准备在国庆期间动身的旅友们:山难,是难以避免的客观存在,同样发生于不需要特别培训和技术下的中、低强度户外运动中。而这部分,正在占据这个悲剧的主体。
     
    新手和老驴最容易出事
      透过岁月斑驳的玛尼堆,老登山家刘连满和刘大义希望找寻到铭刻在记忆深处的贡嘎群峰。

      “1957年能够登顶,与其说是一次胜利,倒不如说是一个奇迹。”那年5月,刘连满、刘大义等6名队员成功登顶海拔7556米的四川贡嘎山,这是我国第一次自主组织攀至7000米以上高山的登山运动。然而,奇迹随着死亡而来。下撤途中,师秀、彭仲穆和国德存三名队员整组滑坠,另一人遭遇雪崩,共有4人遇难。

      “为什么登山?因为山在那儿。”这句登山名言,召领着无数征服者,贡嘎山的悲剧,并没有吓退他们。珠穆郎玛蜂、希夏邦马西峰、启孜峰、慕士塔格峰……每座山峰就是一部死亡笔记。截至2007年,中国大陆有55名登山者迷失在海拔3500以上(青藏地区为5000米以上)高山之中。

      对山的渴望,并不只是专业的登山者。上世纪80年代前,户外探险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只在小说或传奇故事中寻见它的身影。2000年开始,户外运动热潮,“驴友”这个名词出现在中国人生活中。在一位资深驴友的日记中记录了当年他们独行千里的豪情,“这里属于那些厌倦了城市水泥森林,有惊人的勇气背起包,追赶落日降下的那个山头的侠客”。

      国家体育总局2005年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大陆从事过登山户外运动的人口有1000余万,仅次于篮球人口——当然,这1000余万的数据包括了老年人这样健身型的登山。但即使只统计“消费型”登山户外运动人数,也有200余万人。而据中国登山协会提供的最新数据,目前国内经常参加登山户外运动的约有5000万人。

      户外热,从户外用品的销售势头中就能一窥究竟:1996年中国大陆出现了第一家户外用品店,到了2005年,整个户外用品行业实现了100%的业绩增长,有户外运动俱乐部700多家。

      登山、攀岩、溯溪、漂流、沙漠穿越、徒步、野外生存……在将探险的梦想变为现实的过程中,大自然总会不经意地显露出它瞬间冷漠的背影。山难,开始缠绕到普罗大众。

      “2000年是个中国山难史的分界点。”中国登山协会调查研究小组副组长杨为民说。这句话可以从《2007年中国登山户外运动事故报告》中得到佐证,从1957年到2000年,当时没有户外运动,也很少有民间登山活动,遇难者基本上是专业运动员。而从2001年到2007年,短短的7年间,共发生72起户外事故,81人遇难,超过了高山探险中的遇难人数,成为山难的主要部分。同时,高山探险中的遇难人员也基本上是非专业运动员。

      “大量没有经验的新手涌入,一些自以为是的老驴友胆子大了,思想麻痹了,结果引起山难人数的回升。遇难人中大多数是这两类人。”在杨为民提供的1957-2000年高山探险山难事故中,一半以上死难者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中不少缺乏高山探险的经验。

      让杨为民紧张的是,遇难人数在逐年增加,2007年更是到达历史最高点。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中国大陆共发生26起山难,29名驴友遇难,这两个数字,比2006年多了9起7人,是2005年的3倍。

      “很多不该发生的事故发生了,不该死人的地方死人了,这是个可怕的趋势。”杨为民说。

    危险的下山
      在中国,发生登山事故最多的地区是西藏珠穆朗玛峰和四川的贡嘎山。珠峰是世界最高峰。自然条件恶劣,高山缺氧严重,加之去登山的人数众多,因而登山事故的数量也最多。贡嘎山号称是“魔鬼之山”,1957年至1984年底,已有20名登山者在那里遇难,有几次事故都是由于突如其来的大雪或大雾,使登山者无法辨别方向而失足滑坠。

      在2006年户外运动中,参与者的遇难发生原因按人数多少排列,依序为滑坠5人,漂流翻船3人、溺水3人,山洪冲走3人,落石1人,猝死1人,中暑衰竭1人,落石1人。

      滑坠是常见的登山事故,也是造成山难的最主要原因,据中、英、日学者统计,其占登山死亡事故的37.3%-70%,其他造成死亡事故的主要原因依次为:雪崩、高山病、掉入裂缝和全身衰竭。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是中国老话。值得提出的是,登山死亡事故中的相当一部分是在下山途中发生的。在1957年-1984年发生的44例外国登山者在华遇难事件中,有27例是在下山时遇难,其中又以滑坠居多,为21例。

      根据BBC的统计,登山者登顶乔戈里峰后下山时,死亡概率远高于登顶其他高峰后下山时的死亡概率。在冰雪和岩石徒坡上向下方行走时,由于惯性大,速度快而摩擦力小,容易发生滑行。同时,较长时间的高山缺氧,造成反应迟钝,判断错误,身体疲惫。

      8月1日的K2山难,是发生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山区,当时,遇难登山者所在的登山队已经登顶,正在下山途中。突然,一块巨大的冰块从一个冰塔上分离开来,沿着被称为“瓶颈”的陡峭冰谷滑落,击中登山者,惨剧发生。

    AA制是把双刃剑
      “有驴的地方就有江湖。”一位老驴友说,在这个“江湖”里,有人生的激情,也有所必须遵循的生存法则。

      2006年7月,广西南宁市13名驴友相邀去郊县森林旅游,不料夜晚露宿时山洪暴发,一名女孩被洪水冲走身亡。女孩的母亲状告驴友,要求另12名驴友赔偿35万元。这起被称为“中国第一起户外案”,由于涉及到AA制中各驴友间是否担责的问题被广泛关注。

      AA制,是中国户外运动最常见的集合模式。无论是桑温特、绿蚂蚁这些户外用品店,还是绿野、磨房等网站,都可以看到AA制的身影。在“绿野”上,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凭着一个帖子,本着费用均摊的原则就开拔了,简单,快捷,省钱,但是没有专业指导,没有相近的户外技术背景,在朝一个地方前进时,激情抹杀了安全意识。

      在“中国第一起户外案”中,如何选择户外露营地是户外运动中的基本常识,有着非常明确的要求,不能以很累和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为由而放弃保护生命。然而,AA制下,缺乏严格的组织方式,使得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发生。

      在2007年户外运动的25起28人山难案例中,有19例是由单人行动、亲友活动、朋友结伴及网上组团的,占案例总数的76%。特别是北京灵山“夏子事件”的发生,让很多网友惊呼,该结束AA制时候到了。

      “登山和户外运动存在比较大的危险性,从风险管理的角度看,组织者和参加者之间可能彼此不了解,造成风险的加大。一旦发生问题,这种纯AA制的活动形式,就难以确定责任问题。”山难报告的撰写者、前中国登山协会户外部部长李舒平认为,进行登山户外活动,还是应该走俱乐部这条路,有组织地进行,不要搞“无责任团体”。

      杨为民并不反对AA制度。在他看来,AA制无罪,有错的是不做准备的人。

      “户外的本质就是个性,但不能把个性当成一种时髦,个性只属于有能力有准备的人。”他告诫,在进行AA制活动的驴友中,需要提高安全意识,去一个地方活动前,先了解当地的地理特点和气候特征,再做相应的准备,才能大大降低发生意外的危险性。

      意大利传奇登山家赖因霍尔德·梅斯纳尔说,乔戈里峰最新这次事故死亡人数之多让人警醒,部分原因是登山运动变得太商业化,使一些缺乏应急经验登山者相信,只要交一些钱,并跟着大群人走,他们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新西兰、美国是目前公认的户外运动管理最好的国家,每个景区对前来的人不仅仅是收门票,还检查运动者装备,要求提供活动计划,比如运动者要攀登山峰,就会要求带有相应长度的绳子,多个上升器,如果没有必要的装备就会拒绝对方入内。而在中国大陆,户外运动发展的安全管理现状却不容乐观。

      “有人提出建立所谓的救援体系,但我认为那是最后一步。”李舒平说,风险教育是第一步,让参与这项活动的人都能意识风险存在哪里,然后再把风险管理的系统建立起来,才能把灾难发生的可能性控制到最小程度。”
     
  • ·本站收集新闻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本站收集资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
  • ·转发与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责任编辑:admin
  • 关于 驴友 风险 调查 的文章
  • 广告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