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域名难记?你可以记住 www.7lt.cn(去旅途) 一样可以访问:漫步者_极限户外旅游网Rss聚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 ·漫步者正式启用新域名:manbuz.com  [] ·本站推出"旅游景点"栏目,现收集了全国各地共一万 ... [] ·本站地图频道推出测试,用户可自行上传地图,欢迎朋 ... [] ·论坛新开热招版主-有兴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团 ... [] ·漫步者欢迎驴友前来发布功略与游记,通过我们与出 ... []
  • 当前位置:游记攻略首页 >> 登山 >> 游记攻略 >>
  • 重返天堂顶

    2008-10-27 09:02:34  作者: 来源:互联网 关注:877次 文字大小:[][][进论坛讨论

    核心提示:在离第一次攀登天堂顶1年零9个月后,我重回这里,希望在牛牛的带领下走一条比较正规的路并记录下GPS航迹,这样以后想再来就相对容易些了。10月25日早上8点,我们从市站出发,在经过市站601班车、从化街口-良口班车和共青路口的摩托车后,在10点刚过就来到影村。

    关 键 字:重返天堂顶

    同一个天堂顶,几乎完全相同的过程,更为惊心动魄的经历。攀登天堂顶对我来说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呢?

      在离第一次攀登天堂顶1年零9个月后,我重回这里,希望在牛牛的带领下走一条比较正规的路并记录下GPS航迹,这样以后想再来就相对容易些了。

      10月25日早上8点,我们从市站出发,在经过市站601班车、从化街口-良口班车和共青路口的摩托车后,在10点刚过就来到影村。影村在从化的登山活动占有一定的地位,在常规路线中除了天堂顶之外,要登五指山和老虎头也是从这个村起步的。


    虽然季节上已经是冬天,但山上依然层林叠翠。而今天也是个登山的好天气。


    最近很少人来登山,路几乎都被草掩藏住了。


    路旁有着让人心怡的田园和果林。


    还有小溪在草丛间缓缓流过。


    稻子也黄了,不久农家们又会迎来一个忙碌的丰收。


    只有在这种还没被“城市文明”所统治的地方才会有如此广阔的天地啊!



    不久后,我们从上方经过这个熟悉的水电站。以前那些小狗狗们应该已经长大了,不知道它们如今在哪里呢?
      其实无论从三坑还是影村上山都是要经过这个水电站,去年2月我们是从水电站经过水坝上到这里的。那次我们就是从这里开始迷路,最后硬闯才成功登顶的。这次竟然又是如此惊人地相似。

      时间和大自然对这座山的改变有点超出我们的预算了。亚热带山地植物在初冬里依然兴高采烈地生长着,而且年中的强降水不止造成了水灾,还让不少山体产生了小规模的滑坡,路很难辨认。又走了一会,曾经在今年3月份跟从化队走过天堂顶的牛牛,已经完全找不到当时的路,加上植物的遮天蔽日让人没法看清远方的情况,我们只能借助时有时无的GPS信号和指南针大概确定着主峰的方向。

      有了上次的经验和一年多来在户外领域的成长,我们对再次迷路没有丝毫的担心,还是像以前一样假装报怨着并自己都笑得嬉嬉哈哈的,看来我们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真是太坚定不移了。


    1个小时左右,我们从一个小缺口走上了机耕路。殊途同归嘛,上了机耕路就行。
      牛牛说,接下来得走好漫长的一段机耕路,然后穿过竹林急升到山脊,上了山脊就想迷路都不容易了。


    盘了半天山,终于看到竹子了。
      我的低血糖症状在断断续续地加重着,双腿渐渐无力,坚持了半小时左右,仍然没找到急升的入口,还是先吃东西算了。东西下了肚体力很快恢复,继续走就是。这时路上遇一位在砍竹子的大姐,问一下路,她不断地重复着:“走公路就是了,走公路就是了。”又像上次一样问了也没有答案,走机耕路是没问题,但要盘多久才到顶啊,只有继续找那个入口吧。


    大姐的母牛和乖巧的牛犊。
      每个转角位都几乎完全一样,无数的急升小路在牛牛看来都很眼熟。就这样犹豫地又走了快1小时,我们对寻找常规路线的信心消失无踪。这样浪费时间下去也不见得是件好事,还是直接朝山脊进发好了。于是,我们又着手开辟一条没人走过的急升路线。当时是12点1刻。




    右边有一条强烈深切的裂缝,不可能跨越。
      又是好长一段披荆斩棘的密林穿越。当然实际上我们什么也没披和斩喽,反倒是两前臂又被划得花里胡哨的,我脸上也中了一招。牛牛也不好到哪里去,连背包罩都破了个大口子。我低头一看,挂在腰间的双层垃圾袋底都没了,里面吃东西时放入的垃圾早就不知道掉什么地方凉快去了,罪过啊!但回头去捡也不太可能,只好由它们去吧。


    牛牛在路上捡了只体壮如牛的黑家伙给我拍照。它是鞘翅目金龟科的蜣螂,俗称屎壳郎。但人家在古埃及可是有着圣甲虫的美名的。


    在开阔的路段再次看到海拔越来越高了。


    其中一段路上有些崭新的野猪窝,这个是最大的。
      野猪的家都打理得窗明几净、整整齐齐,看来它们都是持家的好手啊。幸好猪们今天都探亲访友去了,不然发现我们把自家后园弄得乱糟糟的,一生气起来像列火车那样冲过来,不人仰马翻才怪了!我们不敢久留,匆匆走过。 

      在接近下午两点的时候,我们冲出丛林上到主山脊。你猜我们是从哪里出来的?哈哈,就是那个曾被我们称为“平顶峰”的著名卫峰。历史再次重演啊,唯一不同是我没有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惧了。


    这样的景观已经很久不见了,也只有在高海拔的山顶才可能见得到。


    右边的天堂顶主峰和它的一座卫峰。


    通住下一个卫峰的山坡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芦苇。
      这些芦苇也因为季节和太久没人打扰的原因,最高的长得超过腰快到胸部了,人站在里面自己的腿都看不到。在拨开芦苇继续前进时,一丝不安掠过我的心头。这么高的草丛连大象都几乎藏得下,要是有个啥啥决定搞个武装突袭什么的,那么我们想完好无损地回家就不太可能了。还有,第一次经过这个山坡时,我们听到在某段路旁有连续的草动声,在短时间的等待和打草后,没发现什么东西才高速通过,这也证明山坡上有可能是某种动物的地盘。但也没办法,只能充分发挥我们练就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技巧,见一步走一步吧。

      还好其中有些路段草是比较稀疏的,可以走得快点。就在这时,看到前面的路上横跨着一段黑色的物体。一来这里草算少,二来这山上躺着的黑色树枝又比什么都多,所以刚开始我以为是树枝就没仔细留意。但当走到离这条状物体只有四五步时,才惊恐地发现上面遍布黑色鳞片并夹杂些许黄白色的斑点。我的老天啊!蛇!一条起码有3根手指那么粗的眼镜蛇!顷刻间一股强劲的寒气从脊背直冲后脑勺,鸡皮疙瘩就掉得漫山遍野,双腿当下也软得像必败客的黄金软脚蟹。说起来在大自然里摸爬滚打好几年,危险遇过不少,基本是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也自认为算是条硬汉,天大的事都能从容面对。但这回真的是被结结实实地吓坏了!俗话说人怕蛇三分蛇怕人七分,以前见过的蛇无不远远感应到人声就趁早逃窜,而这眼前这兄台竟然对我们不理不睬的继续挡道,正是这种如虹的气势让我震悚!

      不过恐惧是有,但危险还是要积极面对。我退后两步,牛牛走上前来看个究竟,等了一会接过我的登山杖,轻轻地打着前面的草,试图赶走它。我也在附近折下几条树枝向蛇附近丢过去。当然牛牛和我都不敢直接或间接碰到这条大蛇的身体,不然激怒了它麻烦就大了。这家伙还真是厉害,在我们折腾了好一会后,才肯挪动贵体爬入草丛里去了,紧接着草动声从我们前方瞬间移动到左边2米外的地方,好快的速度啊!路让开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牛牛在前面用长树枝打草开路,我一步三回头地殿后,急忙逃离现场往卫峰山顶冲去。到了峰顶站到石头上,我们才敢停下来好好喘喘气。回想起来真够惊险的,幸好我眼尖没一脚踩上这蛇,它当时也没发怒,之后更没有因在地盘上让人赶走不服气回头找我们理论,否则后果绝对不堪设想!这么大体型的眼镜蛇,即使合两人之力也未必能解决得了。

      至此,登顶的兴趣是一点也没有了,尽早下山才是上策。在强烈的刺激和由此造成的心理阴影下,我们速度快了很多,一溜烟地往石门森林公园的方向快速下撤,真像惊弓之鸟,又如漏网之鱼。
      通常两小时的路,我们提早15分钟已经走完,下到了水库。看管水库的大哥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给了两壶开水。断水好一会的我们痛饮之后,谢过大哥准备走人。


    快5点了,太阳虽然还没下山,天色已渐渐暗了起来。
      从水库出公园门口还有近3小时的路,不过我们的运气向来不差,走了一小会,在山上遇到的修路师傅们骑着好几辆摩托从身后出现。简单谈了下价上车飞驰下去。接着又是等班车、换班车和回广州市区吃饭之类的惯例,不再详述。
  • ·本站收集新闻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本站收集资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
  • ·转发与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责任编辑:admin
  • 关于 重返天堂顶 的文章
  • 广告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