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域名难记?你可以记住 www.7lt.cn(去旅途) 一样可以访问:漫步者_极限户外旅游网Rss聚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 ·漫步者正式启用新域名:manbuz.com  [] ·本站推出"旅游景点"栏目,现收集了全国各地共一万 ... [] ·本站地图频道推出测试,用户可自行上传地图,欢迎朋 ... [] ·论坛新开热招版主-有兴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团 ... [] ·漫步者欢迎驴友前来发布功略与游记,通过我们与出 ... []
  • 当前位置:游记攻略首页 >> 徒步穿越 >> 游记攻略 >>
  • 新疆夏特Solo穿越实录

    2009-05-28 01:49:59  作者:1号编辑 来源:磨房 关注:8873次 文字大小:[][][进论坛讨论

    核心提示:安全提示:本文中对夏特穿越线路的评论仅代表本人在这一特定时间穿越的一点体会, 不同的季节和不同的年份气候都会对穿越的难度有较大影响,望后来者怀着对自然变化无常的敬畏之心,不因为我的成功穿越而对此线穿越的难度有轻视的想法。无向导无后援solo长距离冰川穿越

    关 键 字:新疆 夏特 Solo 穿越

    安全提示:本文中对夏特穿越线路的评论仅代表本人在这一特定时间穿越的一点体会, 不同的季节和不同的年份气候都会对穿越的难度有较大影响,望后来者怀着对自然变化无常的敬畏之心,不因为我的成功穿越而对此线穿越的难度有轻视的想法。无向导无后援solo长距离冰川穿越有一定的冒险性,没有做好充分的身体,经验与物资准备切勿轻易尝试。

    简介

    木扎尔特谷道,俗称夏特古道,是南天山海拔最高的汗腾格里群峰中被史前冰川运动切割成的一条狭长山谷,古冰川残余至今的部分就是今天的木扎尔特冰川(Muzart Glacier),是世界著名大型冰川之一。横亘在南北疆之间数千公里雄伟的天山阻断了伊犁河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交通,其间惟有木扎特谷道相对爬升较少(1000米多),地势较为和缓,从而成为颇具吸引力的交通孔道。清代以前这条古道的使用缺少确切的记载,难以采信,可以确信的是清乾隆年间征服南北疆地区,在此谷道的南北设置了驿站,并派专人开凿维护冰梯,使之成为一条相对可靠的官方道路。1907年4月,时任沙俄军官的马达汉(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即后来的芬兰元帅,总统曼因海姆,从阿克苏穿越这条古道并留下了这条奇异路线的第一张照片。

     

     

    古道位于新疆西部,靠近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交界处,南北走向

    D0 上海-乌鲁木齐

    很早就赶到虹桥机场,郁闷的发现春秋的行李限量居然是15公斤,我的18公斤大包在劫难逃,虽然竭力掏出了些东西,还是被迫交了40多块的罚金才能托运。便宜无好货啊!

     

     

    春秋的班机

    据说因为顶风,飞机晚点到晚上8点多才到乌鲁木齐,阳光依旧灿烂, 匆匆吃过晚饭,坐上了当晚22:45的5806次去阿克苏的火车。

     

     

    乌鲁木齐火车站候车室

    D1 多云 ~20度

    阿克苏-博兹敦-破城子煤矿

    火车开得慢慢吞吞,早上开出了荒凉的天山后,窗外就几乎是一成不变的荒漠夹杂着绿洲。下午车开过库车时,看着窗外灰败的小县城,怎么也难以把它和当年西域雅利安文化的中心龟兹王国,唐王朝掌控天山南北的安西都护府联系起来,真的要路逢古老长叹息了。

     

     

    久违的绿皮火车

    下午五点,车准点到达阿克苏车站,打了一辆车到农一师汽车站,没有到破城子的直达车,正好一辆班车要开往五团,打消了先在阿克苏买好剩余物资的想法,决定先去五团。

    车开到五团一个小时不到,五团看上去就像个内地常见的镇子。尘土飞扬,路边都是拉客的车子,但一问,到破城子的车只有早上有。我先去买了五张馕饼和打火机,吃了一顿饭。

     

     

    五团

    兜了一圈在路边发现了去博孜敦克尔克孜乡的班车,这是去破城子的必经之地,赶忙买好了3块钱的汽油(油炉用的),挤上了快要开的班车。车上汉人很少,不过似乎都会汉语。

    克尔克孜人看上去和维族人还是很不一样,感觉更像白人,他们的先祖就是唐朝的黠戛斯人,在新唐书的记载中黠戛斯人身材高大,皮肤白皙,红头发,绿眼睛,其中黑眼睛的被认为是败降匈奴的汉将李陵的后代,他们的首领多次入朝,自称是李陵的后裔,和李唐皇室同宗,得到皇帝的优待,显然当时他们主要还是一个白人为主,带有汉人血统的部族。唐武宗年间,黠戛斯逐渐强盛,屡次打败当时占据漠北的回鹘人(维吾尔人的祖先),杀回鹘可汗,强盛一时的回鹘汗国因之灭亡。在唐朝册封黠戛斯可汗的诏书中写道“况乎族称宗姓,地接封疆,。。。少卿之后,胄裔且异于蕃夷”。黠戛斯衰落后,部族逐渐西迁天山,形成四处分散的格局,古道两端的夏特和博兹敦都是克尔克孜族自治乡,但似乎维族人更多一些。因为与突厥,蒙古人的混血,已经全都是黑头发黑眼睛的面貌。

    车开到博孜敦前面的一个边防检查站,

     

     

    路往右拐就是去破城子的

     

     

    博孜敦的边检站

    上来一个民族人,一看到我这样的生面孔就要求我下车登记,登记完了他们告诉我,破城子还有一个边检站,我要想进山得开边防证,并建议我去前面博孜敦乡派出所去开个证明。刚走到派出所院门口,里面凶神恶煞的大狼狗就咆哮起来,一个很腼腆的小战士穿着防弹衣从岗亭里出来问明来意带我去见所长,进门之前要求我把大包丢在门口,可能是防自杀炸弹什么的,所长是个方面大耳的民族人,一听说我想办边防证,立马一口回绝,说你回去阿克苏办,我们办不了,不办你肯定进不去的。那个小战士问:没车了他怎么回去?所长说,他自己回去。不由分说,让那个小战士先给我按流动人口登记了。我很怕他派人把我押解出境,不过所长同志显然还没有那么认真,出了门就没人管我了。检查站的都是民兵,他们更不认真,给我介绍了去破城子的包车,60块钱,天快要黑了,我一想,回阿克苏太花时间,不如赌一把吧,上了包车,一路和开车的饭店老板聊天,他告诉我说,破城子的关卡是正规的警察把守的,不像这里,不过你可以搭运大理石的车子混进去。天已经半黑了,车子沿着盘山公路前行,路边依然是光秃秃的山岭,不多时,车子开到煤矿的大铁门前,在守门的一个民族人那里登记了一下,车子继续把我拉到了工人住的几排平房处,我本来以为破城子煤矿是个小集镇,结果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找了一间平房,里面有三个工人在看电视,和他们商量能不能借宿,他们倒是很热情,愿意和我挤一张板床,屋里的设施非常简陋,小小的电视没有节目,只是在放一盘不知道他们看过多少遍的老歌MTV,工人们很热情地招呼我抽烟喝酒吃馕,听说我要去玉石矿,还找出几块他们收藏的矿石给我看。聊了一会儿天才知道,他们是甘肃人,在这矿上已经10多年了,一年只能回家一趟,今年煤炭跌价,矿上一直停产,他们也几个月没有工资发,看着他们寒酸的居所,真是惊讶于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这么热情开朗。当夜睡在他们的沙发上。

     

     

    穿越路线总图,用四种颜色分别表示了3天半的行程

     

     

     

    冰壁近观

    看着很近的冰壁真走过去还花了几乎一个小时(这种开阔地徒步容易低估距离),顺着左边一点冰表面砾石比较多的冰壁慢慢往上爬,

     

     

    中途拍下的照片全景拼接——很大

     

     

    马达汉穿越冰壁时的历史照片,当时是有台阶的,景廉《冰岭纪程》中描述此处是:冰梯数百仞,明如镜面,曲折而下,极陡极滑,四围冰凌直立,如置身水晶域中,梯上铺毯,左右扶掖,否则寸步难行。

    冰表面疏松,没有什么滑的地方,感觉很安全,不需要什么技术装置,向上切了大概30米高,看到右边有人用石头垒起的标志,事先也知道古道就在右边,慢慢绕过去,中间经过几处深不见底的冰裂缝,看上去还是有点怕的,爬不多时觉得不太对,估计古道就在右边坡上,经过一段比较陡的攀爬,终于爬上了一条长满了枯草的小路,传说中的高速公路,回望脚下的冰川,如同一条正被掀起巨浪的大河瞬间凝固,层层的冰雪波涛向山下扑去,却再难前进分毫,一种残酷而无生意的自然奇观。

     

     

     

     

     

     

    爬上冰壁,上了传说中的高速公路

     

     

    兵营遗址(第一个,后面还有两间)

    高速公路走不多时就看见一件没有顶的石屋,想必这就是经常被提到的兵营了,屋子也就2X4米,里面尽是被丢弃的红牛空罐和一些别的户外垃圾,继续往前走还有两间,山坡上还有用石头砌起的长墙朝着北方,清代在冰川上并没有设置驿站,景廉《冰岭纪程》中也没有提到冰川上有建筑物,据我估计,这些工事房屋都是1945年国军为了阻止三区民族军南下而修筑的,当时伊犁的三区民族军无法直接攻下国军据守的冰达坂,被迫从更东面的达坂翻越天山,南出黑英山(估计就是现在所说的乌孙古道,爬升很大),再绕道从南面攻陷塔木格塔什,打通了冰达坂的道路,不过国军固守冰达坂数月,为南疆的防御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三区民族军最终兵败阿克苏,翻越冰达坂退回伊犁。民族军北不能攻下迪化(乌鲁木齐),南不能攻下阿克苏,席卷全疆建立东突厥斯坦的梦想破灭了,这些旧工事也算是历史的见证了。

     

     

    高速公路就要到头了,我也快摔瘸了

    也许是天气还太冷,兵营边没有一点水源。沿着山坡边的小路继续向前,到了俄国地图上标示为隘口的地方,左边还有一堵半人高的石头护墙,确实很像一条关隘道,只是再向前,古道骤然中断,前方似乎全都塌陷了,无路可走,检查了一下轨迹,发现太阳鸟队早在约300米前长墙处就不在这条路上了,左手坡下似乎比较平整,但是坡非常的陡,近乎悬崖,而且是泥土中间嵌着石头,不是很牢靠,我懒得回头找路,决定还是试着爬下去,靠嵌在土壁上的石头踏脚,石头多数不牢靠,不停往下掉,爬了一半的光景,再无可措足的地方,看看下面还有约3米,下面也不是平地,只是坡度没这么陡而已,进退两难,一脚没踩住就跌落下去,,在石头堆里又滚出一两米才停下来,左脚崴了,一时动弹不得,右手也被锉出一个血口,顺着坡慢慢地屁降下去,动了动左脚,很疼,站起来支撑了一下,还能站住,但是不能左右扭动,估计骨头没啥事,万幸。第一个想法:这回环赛里木湖没戏了。石头上看到了一些前人丢弃的白酒,水壶。沿着有点像路的痕迹慢慢走,时间是20点,风越发大,因为天阴,光线比较暗了,今晚赶到直线约8公里外的哈达木孜达坂是不可能的了,看了看温度表,大约是-6度,我必须找一个有水源的平整,避风的地方早点扎营。走到快21点,终于看到一个一米方圆的清水洼,旁边是一片平地,不大,但是够我扎营。没什么可选的了,东西丢下,打开背包,刚掏出几乎空了的水袋,冷风一吹,就看到透明的水袋和管子里的水瞬间结成了半透明的冰块。我一边打着哆嗦,一边把炉头支起来烧水,风实在太大,火被吹得都没有热气,用石头砌了一圈挡风,另一边开始搭帐篷,情况很糟糕,根本找不到风小的地方,只好瘸着腿搬了一些石头砌成一堵矮墙挡在帐篷前。这锅面可能是有史以来我烧得最长的一锅面,足足烧了有四十分钟以上才算煮好,我也没什么好挑的,打着哆嗦抱着锅半躺在石头坡上就开吃面条+金枪鱼罐头,天冷的好处是面条出锅也不用等它凉下来,直接可以往嘴巴里塞,筷子失踪了,所以我用的是帐钉。吃完了就赶紧往帐篷里钻,在没完没了的寒风声中沉沉睡去。

    D4 晴 -5-15度

    军营北1.5公里(9:02)=-哈达木孜达坂(18:20)-木扎特达坂(19:30)-图拉苏(22:30) 行程约22公里

    一早起来,风没有昨天那么大了,天气晴朗,水洼结上了厚冰,早上烧水又花了不少时间,左脚养了一个晚上,似乎没什么好转,为了激发状态把压箱底的一罐红牛喝了(其实我一直没觉得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一路上都是石头堆混杂着土堆,好像是开挖的大工地,靠左边有一些裸露的冰壁和池塘,也说不上有什么路,基本就是在石头堆上乱走,有一些积雪,但是不多

     

     

     

     

    冰川上就像一个开挖的大工地

     

  • ·本站收集新闻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本站收集资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
  • ·转发与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责任编辑:
  • 关于 新疆 夏特 Solo 穿越 的文章
  • 广告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