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域名难记?你可以记住 www.7lt.cn(去旅途) 一样可以访问:漫步者_极限户外旅游网Rss聚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 ·漫步者正式启用新域名:manbuz.com  [] ·本站推出"旅游景点"栏目,现收集了全国各地共一万 ... [] ·本站地图频道推出测试,用户可自行上传地图,欢迎朋 ... [] ·论坛新开热招版主-有兴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团 ... [] ·漫步者欢迎驴友前来发布功略与游记,通过我们与出 ... []
  • 当前位置:游记攻略首页 >> 登山 >> 游记攻略 >>
  • 游记:滇藏边境上的哈巴雪山 (1)

    2009-08-20 10:10:11  作者: 来源:互联网 关注:8151次 文字大小:[][][进论坛讨论

    核心提示:滇藏边境上的哈巴雪山:脚下落差达3500米的深谷里流淌着的是湍急的金沙江,隔着虎跳峡的另一头,耸立着的是几乎齐肩的面朝丽江坝子的玉龙雪山 。草甸和森林的根须扎满了山体的很大一部分,远远望去,各色花草琐碎的细节,已经完全被绿色涂抹出来的裙裾所吞没。

    关 键 字:游记 滇藏 边境 哈巴雪山 登山

    直到原始森林吐露出的芬芳中,开始更多地混入人类呼出的气息,一种被叫做文明的东西,便开始和雨雪一道,不断地冲击着这座神山。

     

     

     

    哈巴没有回程

    这就是滇藏边境上的哈巴雪山:脚下落差达3500米的深谷里流淌着的是湍急的金沙江,隔着虎跳峡的另一头,耸立着的是几乎齐肩的面朝丽江坝子的玉龙雪山 。草甸和森林的根须扎满了山体的很大一部分,远远望去,各色花草琐碎的细节,已经完全被绿色涂抹出来的裙裾所吞没。黑熊和野狼不知何时出现,还有更多互为食物链的动物们,也早早就在危机四伏的山林间逡巡徘徊,并且因循着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自然演进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追逐与被追逐。

    可是,对于这座生息其中的苍茫雪山,那些生灵究竟管它唤作什么?关于这座雪山,又可曾有什么人类不能勘破的传说,以只有它们自己才能解读的方式,在其自身的族群演进中代代相传?至少,在人类给这座雪山命名以前,那漫天的雨雪、广袤的森林以及连绵的草甸,还有那些曾经以及正在繁衍其间的飞禽走兽,肯定都会有着自己独特的命名,正如人类给了它哈巴二字一样。

    在人类到来之前,除了雨雪的侵扰之外,矗立高原上的哈巴是相对宁静的。直到在通往雪峰的高山草甸上,在曾经只是穿梭着黑熊以及野狼身影的林莽间,开始有了人类的足迹与身影,直到原始森林吐露出的芬芳中,开始更多地混入人类呼出的气息,一种被叫做文明的东西,便开始和雨雪一道,不断地越过自然的界限,冲击着同样被人们视作是神山的哈巴雪山。

    不知什么年月,人们开始在海拔2700米的山脚刀耕火种,在海拔4000米的高山台地放牧,在某个别有用心的日子,人们还将贪婪的目光投向了雪线以上的5396米。于是,当更多的人们涌至山脚,不是驱赶着牦牛马匹,而是拄着登山杖,穿着防风衣;来到山上,不是用木石盖起临时牛棚,而是搭建能挡风避雨的帐篷;上到雪线,不是顶礼膜拜,而是戴上雪镜,举起冰镐的时候,哈巴雪山,一如马洛里们轮番冲击之后的珠穆朗玛,从此就走上了一条没有回程的路。

    2003年11月中旬,寒流开始入侵广州,当初冬的阳光破窗而入,端坐电脑前的我开始一点一滴,回想起那已经远去的哈巴雪山,发生在一个多月前的努力攀爬居然恍如隔世。那曾经扑面而来的狂风横雨,那曾经令人举目难望的漫天大雪,难道就要像烟云一样模糊消散,记忆,难道就注定只剩下手中的几张照片了吗?

    我们不是第一批把足迹印在哈巴顶峰上的人们,但却注定会以四天内103人次连续登顶的纪录,在哈巴编年史上留下最多的故事。对我而言,哈巴是什么呢?

    一个从小生活在海拔几十米的地方,快三十岁也只见过几次雪的人,有一天却要去攀登海拔5000多米的雪峰。当“哈巴”连带着“雪山”二字闯入我的人生词典时,一下子就把我打了个措手不及。2003年9月下旬,我正在休探亲假,从桂东南一座县城搭乘中巴往老家镇上走。这时电话响了,那头说,云南有座雪山,国庆去爬一下吧。原来是参加红塔山攀越者登山协会组织的“激情攀越2003哈巴雪山登山大会”。

    紧张。故乡家门口的观音山不到50米,广州的白云山也不过百十来米。当我在乡下用手提电脑向父母展示在网上搜索出来的哈巴照片,当回到广州后向朋友们讲述我未来的雪山之旅的时候,他们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担心。比如安全,比如身体,比如高原反应。就连我自己也不由得对镜再三打量:这镜中人,有哪块地方像是爬雪山的料?

    由零开始

    在海拔几近零高度的广州,茫无头绪的我,在几位热爱户外运动但同样没有雪山攀登经验的好友参谋下,开始为自己人生第一次爬雪山做准备。

    登山鞋,买有Gore-Tex材料的,那样可以防水;袜子,买68元一双的,透汗保温。朋友说,在雪山上最怕的就是脚湿,那样很容易冻伤。还有保温水壶,在雪山上能喝到热水,当然是最大的幸福。其他的,还买了防水袋、电筒,至于登山背囊和登山杖,主办方可以提供。还得提防雪盲,可是专业雪镜非常贵,想到此后再爬雪山的可能性不大,便买了一副墨镜替代。现在想想,也实在是太不专业了。

    鞋子早早就在广州提前穿上了,朋友说,有个适应度,爬山的时候就会更合脚,不致成为累赘。上飞机之前,我还在《南方都市报》上看到,与我在同一版面上开设体育评论专栏的一位作者说,他刚由哈巴雪山脚下的村子回来,知道将会有一大群人要在国庆期间前来攀登。要命的是,那文章还说,这样的攀登完全是用金钱垒起来的,只要是个健康人,肯定都能登顶。看样子,就要跻身雪山攀登者行列的我,不仅师出无名,甚至还要被扣上一顶涂了颜色的帽子。

    当我9月28日去到昆明,前往一位住在5楼的朋友家中做客的时候,手中不持一物的我觉得每上一步楼梯,脚步都显得愈来愈沉重,心跳比平常快。朋友说,你这是高原反应———可是,从3年前起每年都会来昆明的我,却从来不曾出现这种情况。

    想来,还是未曾谋面的哈巴,让我早早就在千里之外的昆明,在一个海拔不到2000米的地方开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虎跳峡

     

     

    昆明到白水台

    纳西族圣地白水台启程非常匆忙。9月30日上午,8点没到,所有的东西都扔到了中巴车上。由昆明出发,经楚雄,过大理,晚上在丽江住一宿。第二天过虎跳,在已经更名为香格里拉的中甸吃了顿午饭,下午3点多,终于抵达了哈巴山脚,在纳西人的圣地白水台住了下来。

    到丽江的这段路途,我在去年走过,昆明到大理的高速公路正在大修,车子时畅时阻,一路上几乎都是脖子上架着航空气枕睡觉。除了在刚到大理城时,看到入城的路口上立有新的风车,以及在快到丽江的上山公路上,见到一道骤雨后的彩虹,沿途的风光,就基本上在我的半寐中晃了过去。

    倒是同车的几位云南媒体同行,一直兴致高昂,他们不断地向其他的同车人讲述着云南的种种。每走一段路程,他们都会告诉你,这里住着谁,或者有什么好吃的,又或者曾经拍过什么电影。

    尤其是车过虎跳,进入中甸,风光开始与早前的大不一样。修得不错的公路两旁,蓝天白云罩着空旷的高原草甸,藏民的房子远远近近,散布得非常随意,牦牛就在不远的地方吃草。他们指着车窗外成片的红色植物说,那就是狼毒草。

    这时候大家已经开始相熟。甚至发现有人在广州与我到过同一家店子买保温水壶。但是我的兴致仍然提不起来,状态与那天在昆明爬楼梯相仿,以致,我还把路边停放着的推土机误叫成了拖拉机,这让大家在车上暴笑了好几分钟。

    车进白水台,是10月1日下午的3点多。在山拐弯处,非常容易就认出一个孤独的身影———几个月前冲击珠穆朗玛峰未果的搜狐CEO张朝阳正背着手站在路旁,眼光也跟着我们的车子走了好一会儿。听说,这一次王石也会和我们一起攀登。

    风景绝佳的白水台是纳西族的发源地。那天下午天气晴好,放下行李,便跑到了住处正对着的景区上。有点像用白色粘土捏成的瀑布状的碳酸钙泉华台地上,流淌着源自雪山深处的清泉。脚踩着台地,有点软,却不滑。台地上的几泓清水映照出蓝天白云,还有远山、矮树以及花草。这时心中才有种美的感觉在洋溢。

    两位纳西族老人,一个守着泉眼给游人念经祈祷,另一个则守在台地下方的一眼小洞里,手拿着一袋米,不知道放进去后是否真的就能祈福。张朝阳跑到台地上来了。还有中国登山协会对外交流部部长王勇峰,几个小伙子争着和他留影。

    住在附近的纳西村民在我们住的山庄卖起了土产。向日葵一盘2块钱。当地所在的三坝乡邮电所动作也非常迅速,居然卖起了哈巴攀登的首日封,很快就有人拥到桌子面前去盖邮戳。我碰到了一个背着一背篓野菜的纳西族妇女,她一大早就到更深的山谷下边去采摘,然后扎好送到山庄里来。两毛一扎。这天,她采了20扎。

    晚上,组织者在白水台山庄搞了一个晚会。当地纳西族姑娘手拉着手,一边唱着“啊哩哩”的旋律,围着篝火跳起了舞蹈。

  • ·本站收集新闻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本站收集资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
  • ·转发与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1] [2]
    责任编辑:admin
    广告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