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域名难记?你可以记住 www.7lt.cn(去旅途) 一样可以访问:漫步者_极限户外旅游网Rss聚合】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繁体中文
  • ·漫步者正式启用新域名:manbuz.com  [] ·本站推出"旅游景点"栏目,现收集了全国各地共一万 ... [] ·本站地图频道推出测试,用户可自行上传地图,欢迎朋 ... [] ·论坛新开热招版主-有兴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团 ... [] ·漫步者欢迎驴友前来发布功略与游记,通过我们与出 ... []
  • 当前位置:游记攻略首页 >> 登山 >> 游记攻略 >>
  • 2009国庆的雪宝顶攀登

    2009-10-22 18:14:45  作者: 来源:http://gwsma.blog.sohu.com/ 关注:867次 文字大小:[][][进论坛讨论

    核心提示:筹备许久,雪宝顶终于成行了,感谢阳光,天落星,小牛,皮鞋,这几位尽职的登山协作辛勤忘我的工作,没有他们的鼎立支持和无私奉献,这次活动万万是无法完成的。

    关 键 字:2009 国庆 雪宝顶 攀登 登山

    筹备许久,雪宝顶终于成行了,感谢阳光,天落星,小牛,皮鞋,这几位尽职的登山协作辛勤忘我的工作,没有他们的鼎立支持和无私奉献,这次活动万万是无法完成的。

    就已李白诗中的这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做为这篇流水帐的正式题目

    首先要说的是:兄弟们·大家辛苦了!

    9月28日,开始整理,准备各类装备,撰写出行细则,安排计划,松弛了一年的神经又紧绷起来,走进老库房按计划翻检需要的装备物资,闻到装备上残留的那久违的淡淡的山野味道,一瞬间,深深的吸一口气,多么熟悉的味道,夹杂着这些装备以前带回的洗不掉的青草,马粪,炊事帐篷各种怪怪的味道,我喜欢这些味道,那是我以前无数次进山使用他们留下的味道,仿佛回到了以前登山的日子,每次闻到他们都代表着一次难忘的远征即将开始,放回他们代表着自己山野生涯中又增加了一笔难忘的回忆。

    打包,整整7个驮袋,装着我们的露营物资,登山装备,食物...

     

    9月29日,晚上在家收拾自己的物资,大大的装备柜一下子空荡荡了,所有需要的都带上了,塞进两个80L驮袋,高山靴,冰爪,冰镐,安全带,冰锥岩钉,锁扣...衣物,这次不比往常的目的大多是在BC饮茶,这次可能要往5588米的雪宝顶上突击,在其他几个协作可能遇到问题无法冲击的时候我要顶上去,这是我自己第一次以自己名义筹备的一次登山活动,我是他们的师傅,在培训班我教给他们的东西都要他们完全的发挥出来,他们跟着我,我不能把自己留在BC和咖啡,我责无旁贷的不能偷懒,这把开始老化僵硬的骨头需要活动起来,所学所练以前只是拿来传授的技术这次要让他们再实战一下。

    妻儿无言,看着我整理这些,我不敢说我要登顶,但他们从我准备的装备上看出来了,我这次不是单纯的以后勤服务为主的出行,他们让我小心点,没有劝我放弃这次活动,劝不住的,他们知道。

     

    9月30日,最后和阳光统计核对了这次出行的人数和他们的基本情况,对出行的计划做了最后的审定调整,针对每个人作出了相对的计划,其实在这时,谁可以登顶,谁只能在BC捡水晶,已经有决定下来。根据报名队员的情况,我们这时不能告诉他们这些决定,这对他们不公平,意味着我们在出发前就否决和剥夺了他们也筹备已久的一次挑战机会。我们的主管认识还需要他们自身的发挥来验证。

    这夜,估计几个初次进山的队员会睡不着了,他们为了明早的班车,集中住在一个地方了。

     

    10月1日,早6点,我们祖国的60岁生日,城市还在节日的第一天沉寂,大假的第一天懒觉是人们最喜欢享受的东西,上午10点的国庆大典即将直播我们没有办法收看直播了。

    车里的油昨天已经加满,我开车,赞助商代表乌鸦座前排,他也是一个越野车行家,阳光蜷缩着坐在后排,其他位置已经塞满了我们的公用装备,这是个能吃苦的小伙子,和我差不多的身高蜷缩在后面一路没有怨言。

    东西太多了,还去车站让座班车的其他协作员搬了几件到班车上。不然是坐不下我们3个人的。

    我们一早出发是正确的,避开了大假出行的滚滚自驾车流,一路通畅的前行,经过512避难的桃关村,给乌鸦讲述救命的那座桥...

    下午4点左右,到达岷江乡,和班车上下来的众位弟兄姐妹们汇合了,看见还有2只残差不齐的驴友队伍也在这里准备去上纳米,我们的队员都狠牛气,因为我们的行头让人知道我们是登山来的,而不是其他队那样穿越或露营而已,我们看起来很专业,队员们都趾高气扬。

    他们换成的小车和我的JEEP,开进了前往纳米村住宿地的那条熟悉的烂路,颠簸过后,天还没黑,到了纳米村。

    晚餐吃的一般,大家不怎么饿,兴奋已经占据了他们的胃口,餐后全体挤在一间屋里地铺,大家没有睡意,开着玩笑,有人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领略这样的生活,难免的是新鲜兴奋了。

    餐后插曲:

    我们几个火塘边烤火,商议这第二天的事情,另外那只人数不少的AA驴友队开始争论起来,听了半天,他们在为明天的行程和目的商议,虽然这里不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但在这样的高原,一只有领队的队伍,出发前难道没有计划好一切吗,到现在才争论不休讨论要怎么走,领队呢?领队是这时的主导,按计划走呗,还争论什么呵。

    看来他们完全没有计划,领队也完全没来过这里,攻略党呵~为自己免费或省钱玩一次,你要搭进多少人垫底呵。万一出事怎么办?天气可不是太好,他们的装备水平也好坏参半。

    他们的领队和藏家主人为马匹争论,语言的不畅鸡和鸭讲,我实在看不过,帮他们打个圆场,居然那老兄不领情,和我红眼了,“雪宝顶嘛,我晓得,攻略我都背下来了,不就是乌龟背,黑色走廊,骆驼背吗,我们也可以上的,别以为我们是菜鸟”言下是我多事了,我没辙了,面对如此攻略党,无语。

    但愿他们遇到好天气,但愿他们顺利安全吧,别出什么事,我们做为协作员和专业向导,则无旁贷的要去救援,我们的计划可就完蛋了,我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心理暗暗想着,惹不起他们,但愿他们别离我们太近。

    熄灯睡了,可怜的乌鸦,这家伙一定是满肚子蛔虫了,一晚都在磨牙,声音奇大,瘆人,大家都被整的骂娘,后半夜大伙才沉沉睡去。我在门边,基本没睡,一晚都有人跨过我的身体出出进进,有人还坐在我的屁屁上穿鞋....

    10月2日,天气不错,马匹到位了,帮着藏民倒腾驮袋重量,装驮,一名队员脚上有旧伤,自行顾了匹马骑马。其他人徒步,我交代前方带队的小牛他们不要走太快,第一次上高原,别把大家整高反了。我和阳光虽马队后续赶上,这帮家伙,我低估了他们,到第一个该休息的地方,本该赶上他们的,他们早跑的没影子了,看来体能方面可以放心了。

    走到旧喇嘛寺遗址附近,赶上了队伍,大伙做最后一次休息,上那个最陡的坡就是营地了。

    一干人等都走的很快,没章法的大步走然后是大口喘气的休息,我还是按自己的节奏抄着手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甩不掉我,路遇一个牦牛头骨,看样是死掉不久的,正在半腐化,几个队员兴奋,跑去抱着靠着一阵猛拍,也不怕臭,我无语。

    营地建好了。众人真替状态良好...

    乌鸦拉我看他们赞助的这批帐篷和其他产品,帐篷是铝杆的,无缝地布,门边的专利收纳袋。不错,唯一不足的是我看见居然是纱网内帐,而且无法封闭,就一层纱网,给乌鸦说,这样的设计,铝杆,抗风防雨都最好的配置,怎么这样的纱网内帐,会漏水滴水的,他不信,和我争辩,这时在冻库做的测试不漏水的...

    10月3日,昨晚后半夜,下起大雪,一早起来,帐篷外面全部白了,起身自己和几个协作兄弟先整了一壶奶茶暖身,给大家做早饭,煎蛋,稀饭,奶茶,果酱,小菜,欢天喜地的吃着,交流他们遇到的这场大雪和前晚睡觉的趣事,乌鸦见我第一句话:妈的,昨晚帐篷滴水,拿张地席盖身上睡的。哈哈,我大笑,你不是说冻库测试的吗,老哥,那是冻库,只有一顶帐篷而已,里面不可能睡个人测试,内外没温差当然没事了,实际中里面睡觉的人散发和呼吸的热气会在帐篷内侧凝结成水滴下来的,纱网没法抵挡这小小的滴水。乌鸦恍然,这个没考虑到哦,回去让厂里改进,改进。

    一整天,外面笼罩着白雾,时不时的飘雪,几个女孩子性质起来了,堆雪人,打雪仗。玩着

    午后,天空稍微放开了,我召集所有人,分发个人技术装备,带他们训练一些基本雪地登山技术,主要是滑坠制动和过路绳结点。

    大家练的很卖力,乌鸦在雪坡往下滑时太使劲,把新的奥索卡冲锋裤刮开一个大洞,露出红色内内,哈哈,又是一阵猛拍,这样的走光有意思。

    晚上给大家做的红烧肉和几样小炒,吃得不错,饭后的活动枯燥,帐篷里吹黄段子,讲笑话打法时间。小白可能有点反映了,这个和我同名的家伙,白天时不时的帮我做些事情,看来累了,坐在凳子上打盹,大家吵着让我把带来的洋酒拿来整点,本来是禁止喝酒的,我自己酒虫被唤醒了,分着给大家喝了几口。睡去...

    10月4日,天气放晴了,全队往C1进发,今天的路程不远,可充分验证了看山走死马这句俗话,早上8点出发,面包在乌龟背碎石坡前我们劝他下撤了,他的体能应该还有空间,但他的节奏和队伍相差甚远,轻微高反有点,我让他下撤时,他一丝难以言表的目光闪过,无语一阵后,他孤零零的坐在一块岩石上,似乎在看着风景,其实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乌鸦这时也决定下去了,他玩性甚大,正好,他可以带着面包一同回去,和营地留守的天落星交接后不再管他们了。

    下午4点半还剩最后一段陡坡没走,需要2小时以上时间才到传统C1,在当地背夫的建议下,我们把营地设在了黑色走廊,斜坡上硬生生挖出了几个小平台,分发了晚餐和炉头,气灌给各个帐篷,我们9个人4顶帐篷住下,后来知道这天有人抱怨,既然是商业活动,就应该我们协作做好晚饭和早餐给大家,不该这样让他们自己煮饭化雪烧水,心理有点不爽,服务的确是我们该做的,但我这样的安排也是完全为他们好的。海拔极具上升,高反会在这晚考验每个人,一停下就钻进帐篷,没有了适当的适应活动,不行的,让大家自己做饭,能有很好的活动身体适应高度减缓高反的作用。而且这样的生活也是登山者必须掌握的,哪怕是商业活动的保姆式服务,也需要自己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自己照顾好自己,也是体验登山乐趣的一个方面。但是做为我们此次的活动,这还是需要我们提起注意和总结改进的地方,在各个方面多为参加的队员或者叫做客户考虑周全还是要加强的。

    当晚天气不错,干冷,我化雪煮面,小牛,阳光和我三人挤在一顶2人帐内,凑合一晚,我睡的一般。

    阳光他们几个一直打前站,修路,累的够呛,倒是睡的很沉。

     

    10月5日,天气不错,如果不是前一天的大雪,这是个适合冲顶的好天气,我们带的路绳等技术装备足够了,技术力量我也非常放心阳光他们,皮鞋的岩石操作和阳光的雪线操作,还有他们几次的侦查对线路已经非常了解。今天登顶的希望完全看上面的雪况和队员的体能了,目送队员们顺着协作们修的路往上翻越了视线能及的那个梁子,看时间,他们到达传统C1的时间应该花了不下2个半小时,昨天在这里临时建营还是对了的,不然这样拱上去到传统C1天都黑了。

    我收拾了营地,打包,给背夫均匀了他们的背包,剩下的就是队员们的很少部份东西了。放在原地石头压好,我带着背夫开始下撤,必须再下午3点之前回到BC,还要撤去BC,在队员们全体下撤到BC的时候能简单休息补充后敢在天晚前撤回纳米村。

    昨天和我们一同上来的还有另外一只3人小队,在上乌龟背的时候,他们的一员已经体能严重透支并且高反,一路唠叨着他自己也不知所云的胡话,歪歪扭扭的还是到了临时C1,尽管一路他的当地向导都在劝他下撤以免再往上产生严重后果,他还是坚持着上来了,虽然这样的精神是很好的,但做为对他们小队的全体,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今天一早起来,他们的另外一位年轻队员,昨天上来还状态可以,今早确完全的被严重高反击垮,可能是他的体能透支严重,缺氧,再加上他们那顶四面透风的完全夏季帐篷。他已经无法自己爬出帐篷,有了脑水肿的一些迹象,这狠危险,他们队的唯一状态很好的队员张罗着他们的向导,给他穿衣和安全带,带他下撤。为了他这两个伙伴,他其实完全有能力登顶,也不得不放弃了,从他言语看出,他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攀登,但也没法,他面临要末丢下他的伙伴完成目的,要末负责他的小队放弃登顶的抉择。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和他的伙伴在一起,自己低估了这座山,他唠叨了一句,收拾东西下撤。那位昨天就晕乎了的老兄,从BC开始就没有撒尿了,沉积在他体内的尿酸会加重他的高反,他自己意识到这点,反复唠叨,要撒尿要撒尿。后来直到BC,他们2人才好了起来,骑马下纳米了。

    我和两个背夫,一路蹒跚的下撤,雪被太阳晒的似化非化,异常湿滑,上面的情况估计也不乐观,从不断联络的对讲机内也传来了阳光他们放弃登顶下撤的消息,上面的雪况复杂,湿滑,危险加剧,单单我们几个协作上去,是有6成以上希望登顶的,但带着这队人马,全体的安全才是第一位,冒然登顶后的下撤安全问题,时间问题,天气变化问题都摆在面前,下撤是正确的选择,山在那里,何妨多一次接触呢。

    下到乌龟背的时候,看见上方队员们都出现在视线内,相隔只有2、3小时,但路上的情况又不同了,他们小心的下撤。

    这条线路的确有点变态,下到河滩的时候,秋木和乌鸦来接我,自己的腿一停下就开始哆嗦,xxx,自己还是骂了一句...

    营地上显得狠热闹,接我们下撤的马队和马夫都到了,他们忙着拿出水晶来卖,天落星递给我热的果汁,喝了一口,舒服。

    “天落星”,这个在山面前似乎带着倔强的女孩子,总是把委屈留在人后,視人以微笑的女协作员,真是难为了她,我们上山的2天她一个人在山下照顾着留下观光的几位客人,尽管上C1前我安排她留守时就看出她很想一起去C1去登顶的,但是面对实际情况,她没有怨言的服从了我的安排,心里对她还是有很多歉意。

    陆续的阿全体队员都到位了,长出一口气,大家状态都还不错,时间还有点,全体稍事休息,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装备开始下撤了,小林向我们借了一些技术装备和一顶帐篷,决定自行留下再试试登顶,我帮他找到2个当地登顶过的向导,他还有时间,做为广东人来说古来一次不容易,他以前跟过一些商业队登山,就能力上应该可以登顶的。

    当晚天擦黑,我押后,所有队员安全扯到纳米村。

    好好的吃了一顿,喝掉些啤酒,禁酒令就此解除了。

     

    10月6日,来接我们的车到位,震后XX四处敛钱修路开工程,这条旅游黄金线也不例外,走走停停,天黑了我们才到成都。此番活动就此结束。

    虽未登顶,但我认为还是完美。毕竟大多队员都是初次的面临高海拔独立雪山山峰的考验,大伙能领略到其中乐趣是我最想看到的。

  • ·本站收集新闻并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本站收集资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解决
  • ·转发与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责任编辑:admin
    广告
    赞助商广告